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最爱凌辱女教师
最爱凌辱女教师
从大学毕业后,林婉仪拿着自己在学校获得的一大摞优秀证书,来到这所闻名遐迩的学校求职。她对自己很有信心,这种信心远远不止来自於自己美丽的容貌,更来自於自己的学识,她坚信自己优雅而纯正的英语能引导自己走向热爱的教育之路。

  那时大学还没毕业,林婉仪听学长们说,不能再穿着学生装去求职,否则别人会觉得你难以信赖。她便开始精心的打扮,先挑了纯白的胸罩和内裤之后,她再仔细地将薄如蝉翼的连裤袜套在腿上,不留下一丝褶皱。最后再将一件白色连衣裙穿在身上,裙边刚刚过了膝盖,这样既不显得保守,又不觉得过於幼稚。

  林婉仪到文花学校之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校工张力,因为校门是由张力把守的。他问明来意之后,打开了大门,殷勤地将婉仪带到了一间小屋里,说这里是候客室,自己马上去通知校长。

  过不多久,张力提着一个口袋回来了,他低头哈腰地对林婉仪说:「最近来学校求职的人非常多,我们学校有一个规矩,每个来校的人都必须穿上学校老师的制服才能去见校长,以后上班也都要穿制服。请林小姐先在这里换衣服吧。你的材料我已经转交校长了,他正在看,请您换好制服后到他办公室去。」「真不愧是名校啊。」林婉仪心里赞叹着,连忙回答说:「好的,好的。」张力说完自觉地退了出去。

  林婉仪打开包一看才发现不仅仅是衣服,而是所有的衣物都有。她将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全部脱掉,一丝不挂之后再开始换新装。胸罩居然是黑色的,林婉仪犹豫了一下,还是仔细地套在了身上,内裤和胸罩显然是一套的,都有同样的暗花纹,而且都是高弹力材料做成的,紧紧地箍在身上:「怪不得连三围都没问我,这种材料,原来普通女孩都可以穿得上。」室内有一面镜子,她看着自己不禁也有些吃惊,厚厚的海绵垫使自己乳房高耸,窄小的三角裤又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身紧要部位,黑色衬得自己肌肤更加雪白。

  「还是先不要管那么多。」林婉仪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开始穿略带乳白色的吊带袜。由於她很少用这种袜子,手忙脚乱了一阵才戴好腰夹,将大腿根部的袜断夹好系在腰部。然后又开始穿裙子,也是一件高弹力的紧身连身裙,上身两根细细的带子吊在肩头,下身是窄裙。婉仪有些吃力地将紧身裙套在身上,然后开始向下拉,结果刚刚过了臀部就拉不动了,她才发现是超短的窄裙。

  「原来都是高弹材料做成的,怪不得连我的三围等都没有问就拿来衣服,普通女孩都穿得上的。」婉仪这样想着,又在屋子里走了几步,看到镜子里自己身材毕现,吊带袜和裙子的颜色显得非常配。只是裙子他紧身也太短,稍微不注意臀部都要露出来,胸口也开得很低,细细的肩带根本起不了作用。

  这样虽然漂亮,但太性感了,怎么走得出去呀?林婉仪又拿过带子,才看到里面还有一件外衣,松了一口气,拿出来穿上,原来外衣也很短小,只达到乳房下部。

  「这样还是好多了。」婉仪扣上唯一的一颗扣子之后,发现虽然略微遮住了露了一大片的胸口,但这样一扣反而让胸部更加突出。「难道今后就要穿着这一身惹火的打扮去教学生?」她又穿好最后一样:高跟鞋。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好几步之后,才勉强打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张力第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顾虑:「这一套是教员服,教师们开会的时候穿,今后见学生教书的时候还有上课的制服。」跟着张力向办公大楼走去,林婉仪才感觉这套衣服实在是太紧身了,不仅将她的身体紧紧包住,而且裙边也使她的双腿几乎迈不开步子,臀部被包得非常显眼,高跟鞋也非常不习惯。

  上楼的时候,林婉仪更觉得难过。腿向上提的时候,本来就很短的裙子滑落到大腿根,不然根本踏不上楼梯。尽管婉仪每走一步就用手将裙子往下拉,但裙子仍然仍然不断地滑上去。

  「幸好张力在前边带路,今后上楼的时候要当心了。」她在心里悄悄地告诫自己。

  来到校长室,张力轻轻地敲了一下门。「请进。」里面传出一声。进去后,林婉仪看到大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位胡子拉碴的老人。「请坐。」老人说:「我是校长。」

  婉仪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她才发现自己更加尴尬了。随着她坐下的动作,裙子自然滑了上去,她悄悄地拉了几下,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又不敢翘二郎腿,只好努力夹紧双腿。但对面的校长只要一低头,肯定可以看见自己里面的黑色内裤。

  )

  「不错,」校长一本正经地对婉仪说:「我们很需要你这种人才。」他的目光突然定住了,嘴巴也微微张开,似乎中了风。

  林婉仪最担心的情况终於发生了,校长看到了她的装扮,坐下之后裙子已经缩到了大腿根部。臀部更是难以遮挡,简直就是包着内裤的屁股直接坐在皮革沙发上。而内裤又是T- BACK型的,后面只有一根细细的带子,早就滑到屁股沟里面去了,刚才走路的时候一直不断地摩擦着肛门,让婉仪非常不习惯。但这种紧身到极限的窄裙又只能穿这种内裤,她也只好忍耐了。但现在光洁的屁股直接和皮革沙发接触,感到一股股凉意从下身蔓延到全身,林婉仪心里难受极了。

  有洁癖的她非常担心起来:「这个沙发不知道有多少人坐过了,现在会不会有细菌跑到肛门里面去了呢?」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说出口的。

  看到校长死死盯住自己的大腿,林婉仪在心里叹了口气:「男人们都是这样的,哪怕是这样老的,而且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真没办法。」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但前面的情况也比屁股好不了多少,高弹力的裙子随着她坐下的动作早就缩到了大腿根部,吊带丝袜的带子都隐约露了出来,前后各两根浅蓝色的松紧带子,和黑色的内裤、淡白色的丝袜、婉仪雪白的肌肤相比,显得很惹眼。

  校长一定是看到了有什么藏在她大腿根处,眼睛一直向里面瞟,但又若隐若现,弄得校长有些焦急。林婉仪也同样焦急起来,原来高弹力的裙子仍然在不断地向上缩,因为屁股后面并没有坐在裙子上,她坐下之后,没有任何东西压住裙子,这种质料当然会慢慢向上缩了。婉仪悄悄地用手从两边向下拉裙子,动作又不敢太明显了,毕竟校长就坐在面前。

  「还好后面没有人。」林婉仪刚刚想到这里,张力却开口了:「我给林小姐倒杯水。」说完就走到她身后开始拿茶杯。校长似乎被张力的话从眼前的美景中惊醒了,这时才开始想到和婉仪谈话。

  「林小姐的资料我已看过了……」校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林婉仪非常紧张地回想着这几天准备的问答资料,她准备得非常充份。但校长却一句也没有问及教育方面的事,反而一再追问:「林小姐穿着这身学校制服有什么感受呀?」婉仪愣了一下回答:「刚穿着,还有些不习惯。」「有老师反映太性感了。林小姐觉得呢?」

  「这个,确实有点紧身,」婉仪小心地选择着措辞:「还可以啦。只是穿好后必须很小心才行。」

  「当然,这正是我们选这套衣服的目的。我们是名牌学校,要教出德才兼备的好学生,每个老师都要非常小心地注意自己的举止。穿这样的衣服可以让所有的女教师举止得当,现在的女孩子活泼有馀,当老师可不能这样。」婉仪只好连连点头,口乾舌噪地她突然想到张力在身后倒水,一直没有再出现,马上紧张起来。因为这个沙发后背是下面半截是空的,如果张力注意到了,一定会看到自己露在裙子外面的屁股直接坐在皮革上。但校长仍在不断地追问,她又不好回头去看,但汗水已经渗了出来。

  「好了,还没有开学,所以空调也没有开放。林小姐可以脱下外套了。不必拘谨。」婉仪正想拒绝,校长已经主动地脱下了西装,只穿着衬衣。她不好再说什么,加上紧张得出汗,便也脱掉了外套,搭在沙发背上,自我安慰说可以挡住张力从后面来的视线,但实际上这样短的外套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脱下之后她才有些后悔了,因为紧身连衣裙的上衣是吊带式的,胸口开得很大,后背露得更多,但她不便再将衣服穿上,只好继续和校长交谈。

  「你先填好表格,开学就准备来上班吧,欢迎你,林老师。」谈到最后,校长指了指桌子上。

  意外的惊喜让婉仪忘记了不快,她赶紧站了起来,快步走向校长的办公桌。

  走到了她才想起自己卷到腰部的裙子因为兴奋忘记拉下来了,转过头,发现张力正在欣赏自己丰满的双臀。她回过头,又看到坐着的校长正惬意地看着自己的大腿,丝袜吊带已经展露无遗了。

  婉仪羞红了脸,手忙脚乱地拉下了裙边,准备填表。那是一大叠表格,整个办公室就只有这一个桌子,刚才的沙发是钉死在地板上的,校长也没有让座的意思,林婉仪只好站着开始填表。

  这样就形成了绝妙的场景:林婉仪半躬着身子,趴在校长的办公桌上填表,校长和张力一前一后,校长坐着,轻易地欣赏到婉仪因为身子躬着而从很低的领口露出来的双乳,虽然有黑色的胸罩和紧身的裙子,但她这样的姿势根本阻止不了胸口的暴露。而张力则继续在身后欣赏她丰满的臀部,在紧身裙的包裹下,显得圆润动人,臀沟将两块圆球轻轻地分开。

  由於婉仪填表时需要不断地调整身体,臀部也不断地左右摆动,修长的双腿从站在地下的高跟鞋一直向上延伸到窄裙里,丝袜带早就从后面露了出来。林婉仪不知道后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但身前的校长眼睛正从开得很低的衣领口望进去,她是知道的,但却丝毫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能怎么做呢?那么多的表格需要填写,又没有别的椅子可以坐,难道请校长起身吗?

  「不会的,校长只是亲切地注视着我,没有从胸口看进去。」林婉仪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飞快地填写着所有的表格。

  但她慢慢意识到了身后的情况,张力仍然没有将水倒过来,这样躬着身子,裙子的后面必然缩得很高。她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后面,结果内裤后面的那根细带子开始起作用了,它越来越紧地嵌在自己的双腿间。臀部、阴部都感觉到痒,而且只要自己轻轻动一下,阴蒂就会被摩擦到。

  作为成熟的女性,林婉仪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忍不住要叫出声来,再加上想到后面还有人在看,她更加忍不住了。她用颤抖的双手填完了表格之后,几乎虚脱了,连忙站直身子。随着身子直立起来,内裤的带子顺着阴部向后滑动,随即紧嵌在股沟和阴唇间,婉仪终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林老师,请喝茶。」张力的声音恰到时候地响起,刚好是林婉仪无比羞愧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快感的呻吟一定被两个男人听到了。但她已经有些站不稳了,接过茶杯,突然感到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了,顺势将头靠在了张力的肩头。

  在那一瞬间,她虽然知道这个年轻的守门人非常丑陋,而且刚刚认识,是平时多看一眼也不会的男人。但这时候却无力控制自己,在靠在张力肩头的你一刻甚至有一种找到了依赖的感觉。

  张力只闻到一丝丝发香从鼻孔直渗入脑海,感觉浑身舒坦。他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好事,扶着林婉仪,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婉仪的双眼一片蒙胧,但头脑里清楚地知道自己依偎在校工的怀里,他是那么丑,而且很矮小,比自己1米65的身高还矮。但这时候婉仪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想站直,离开那个男人的搂抱,却做不到。

  好在张力也显得很紧张,手忙脚乱地将婉仪扶到沙发上坐下。婉仪猛地惊醒了,一把推开张力,坐了起来。

  「对不起,林老师,你怎么了?」张力问道。

  婉仪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对待他有些无礼,毕竟是自己倒在别人怀里的,她连忙说:「也许是刚才躬久了,脑部有些失血吧,头突然昏了一下,谢谢你。」校长也「哦」了一声,才说道:「林老师如果穿着制服不习惯,我们学校的新服装样品已经来了,希望林老师帮我们挑选一下。」「好的。」还没有开始上班就被委以重任,林婉仪相当高兴。

  三人来到了教员会议室,婉仪看到桌子上堆着衣物,她拿起来一一观看着:

  「衣服不穿起来是看不出效果的,不知道林老师可不可以试穿一下,同时拍照下来,将来要用在学校宣传册和校史上的。旁边有一个小休息室,你可以在那里换衣服。」

  「是这样啊,当然可以。」林婉仪本来就想脱掉身上这套过於性感的制服,加上听说自己的形像可以上宣传册和校史,更是求之不得,她抱起所有的衣服走进了休息室里。

  她打开第一套衣服,才发觉是一件旗袍。淡绿色的丝绒旗袍,她脱掉所有的衣服,轻轻地将旗袍围在身上,侧过身子,将旁边的搭扣一一系好,领口也非常高,居然有三颗扣子。

  「还是这样保守点好。只是不知道教师穿旗袍有什么用?」林婉仪穿好后走出休息室,校长和张力已经拿着相机等着他了。

  「真是合身啊!」校长赞叹道:「我们学校并非只注重学业,各种活动非常多,所以要准备各式各样的衣服。张力是摄影爱好者,水平不错,就由他来给你摄影吧!」

  婉仪点点头,她这才发觉旗袍开叉很高,一直到了大腿根,而且胸部裁减得很巧妙,她的双乳就像两座小山峰一样耸立着。她悄悄的用手压住两侧的开叉,并和校长站成面对面,这样他就看不到什么了,但胸部耸那么高也没有办法了。

  「好了,林老师,走几步吧。」校长命令道:「这样才好照出各种仪态。」会议室非常宽大,婉仪不得不放开双手,缓缓地走了起来。随着她的走动,旗袍裙边也荡漾起来,雪白的大腿展露无遗。张力专门选择侧面的角度,一张接一张地照着。「好了,坐下吧。」张力指了指一张椅子。婉仪刚放低身子,臀部还没有接触到椅子的时候,张力的相机又「卡喳卡喳」地响了起来,他蹲在地上照个不停。「啊,不行,这样会照到屁股的。」婉仪连忙坐在椅子上,张力却只随便照了几下就让她站了起来,说要照几张正面的标准相。

  「正面的总没问题了。」婉仪这样想着。但张力突然走了上来,他拿着个牌子就开始王林婉仪的左胸上别,「别动,这是校徽。」他的口气是那么坚决,动作是那么自然,婉仪想躲避也没有办法,只有任凭张力一手按着自己的左胸,另一手将别针从旗袍上穿过,然后别好。

  这个动作来得那么快,婉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矮小的男人已经离开了自己,校徽已经别好了,她只感觉自己胸口「咚咚咚」地跳得厉害,脸也又一次红了。

  「就这样站直,不要动。」张力就像专业摄影师那样发布着命令。

  下身仍然被内裤的带子拘束着,胸部敏感的部位又被对方突然触摸了一下,婉仪的意识又有点朦胧起来了。彷佛张力不再是丑陋低贱的校工,自己也不再是高贵美丽的女大学生,他已变成了摄影大师,自己只是他的一个模特,正任意被他摆弄着姿势。这种感觉伴随着身上的一波波快感和被陌生男性突然触摸的紧张感,而显得那么奇特。

  「去换下一套吧。」张力的话反而就像魔术师的指令一样牵引着婉仪。走进一个人独处的休息室,婉仪又清醒了不少。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我这是怎么了?就是为学校照几张相而已,怎么会这样?镇定。」她开始准备换第二件衣服。

  这居然是女中学生穿的水兵服,白色带两道兰线的领子,红色的蝴蝶结,浅蓝色的上衣,同样颜色的百摺短裙:「这不是给学生的吗?怎么也要自己穿。」她拿着衣服走了出去,校长似乎知道她要问什么,说道:「这些衣服中有不少是学生们要穿的,但还没有开学,而且设计师都拿的大号来,请林老师一一展示一下吧,这样开学就可以用了。」

  婉仪不好再说什么,她回到休息室,脱下旗袍,突然发觉大腿有些痒,低头一看,才发觉从阴道流出的淫水已经流到吊带袜的顶部了,正逐渐向下浸透,内裤早就湿透了。

  「怎么会这样?」婉仪有些手忙脚乱起来,虽然没有性交的经验,但她还是悄悄手淫过,这种情况是遇到过的。她回想起刚才的种种感觉,才知道自己已经逐渐进入「状态」了,连忙到处找纸巾。但手提袋放在了校长室里,这里的衣服全部是没有口袋的,怎么办?

  婉仪想了半天,只好脱下内裤,拿旗袍悄悄地擦拭起来,柔软的丝绒就像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的大腿根部,每擦拭一下,婉仪就隐约感到一丝快感。越擦到靠进阴唇部位,快感越明显,她几乎忍不住要手淫了。

  「不能这样。」一想到自己每次手淫过后浑身瘫软的样子,她就不敢再继续了。还有那么多衣服要穿出去展示,校长就等在外面,待久了太失礼了。

  婉仪咬了咬牙,只擦到大腿根,没敢用旗袍擦阴道部位,那样肯定会忍不住的,现在是湿的就湿一会吧,回家再洗乾净。湿透了的T- BACK内裤婉仪已经不想穿了,但她穿好上衣、套上百摺裙之后,才发现裙子实在太短了,膝盖上面起码有20公分,而且下部张得非常开,一动就会飘起来,如果被看到是没穿内裤的,那太丢人了。婉仪不得不撩起裙子,又把那条湿透了的T- BACK内裤套了上去。

  她刚拉着内裤的松紧带往上拉,突然感到一股难以忍受的快感从下身传了出来。原来刚才自己擦拭了半天,强忍着没有手淫,此时内裤的带子再次嵌在了阴部和肛门部位,再一次带动了女性无法抗拒的生理感觉。

  虽然林婉仪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而且知道校长还在外面等她,但这股快感一上来,她还是差点倒了下去,扶着身边的桌子的勉强站稳。「不能这样。」她顽强地与自己的生理感觉做着斗争,双手将内裤向下拉了一点,才使得这股快感慢慢消退。

  「就这样出去吧,不能再耽搁了。」婉仪推开了门。

  从张力和校长的目光里,林婉仪知道自己穿起了中学生服装是多么的漂亮动人。她从旁边的镜子看到,这套校服是夏装设计,用料都比较轻薄,除了领子是白色的,其他部位都是淡兰色,自己瀑布般的长发倾泻的雪白的后领上面,水兵式制服背后的领子非常宽大,恰到好处地托起她的长发,模样清纯得连自己也不敢相信。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婉仪仔细地看着。对了,胸口挺得太高,里面的胸罩还是刚进门的时候张力拿来的那条,垫了厚厚的海绵,加上自己双乳本来就发育得非常好,显得更加高耸入云了。而且学生制服的腰身都没怎么收,但这件衣服穿的腰却收得非常细,再接下去是有些微微向外张开的百摺超短裙,一道完美的S型曲线被这套学生服勾勒出来,既清纯又成熟欲滴的感觉,使林婉仪浑身上下发出一种异样的美丽光芒。

  但更让婉仪感觉奇怪的是下半身,由於自己身材较高,穿着这条显然不是为自己裁减的短裙,使得大腿露得更多,开得很大的裙摆几乎刚刚过了臀部,正随着自己的呼吸左右轻轻摇晃着,「如果一走动,会露出臀部吗?」林婉仪担心起来。而且脚上穿的是高跟鞋,因为里面并没有别的鞋子可换,婉仪只好穿着高跟鞋就出来了。这样的搭配使得婉仪显得非常妖艳。

  张力又照了好几张照片之后,突然说:「胸部太挺了,不像中学生。请林老师去换掉胸罩吧!」林婉仪红着脸回到休息室里,没想到张力也看出了不合适的地方。她脱掉胸罩,但却找不到里面的内衣,只好就这样「空」着套上了水兵制服。

  走出门后,张力点了点头:「这样还好些,不过林老师的身材还是比普通女中学生好得多呀!」

  林婉仪在大学里一直从事艺术体操锻炼,曲线毕露的身材令她非常骄傲,但今天,她只想自己的身材差些才好呢。看到张力又拿着一个学生用的校徽走了过来,婉仪连忙说:「我自己戴吧。」接过来戴在了左胸口上,别好之后她却感到一丝凉意从乳房上传出来,原来里面没有任何遮掩,别针穿过衣服的部位刚好碰在乳头上部,她镇定了一下,才继续拍照。

  从正面、背面和侧面照了一通后,张力又要求她摆几个动作。开始是高举双手,做出迎风飘扬的样子。这样一来,超短百摺裙提得更高了,而且内裤的带子再次卡在了阴唇部位,张力又故意让她做出这个姿势好几遍,细带子一次又一次地离开阴蒂部位又一次又一次地卡进来,林婉仪再次感觉到淫水又涌了出来。

  「不行,自己正穿着清纯的学生制服,怎会这样?都怪那条淫荡的内裤。」婉仪在心里默念着。衣服也不断地摩擦着光着的乳头,尤其是左乳头反应最大,毕竟有一个金属别针别在衣服上,每换一种姿势,乳头都会被摩擦到,而且骚痒感觉越来越强烈。

  张出又采用蹲下的姿势拍了几张林婉仪高举双手的动作,「不行,这样会拍到裙子里面的,还有吊袜带!」婉仪紧张地想着,但她摆好姿势又不好轻易动一下,只有任凭张力的相机不断拍摄着,卡喳声反而刺激得她的快感越来越猛烈。

  「好了,换一个姿势。」张力的话终於使婉仪有了一种被解放的感觉,但她听到的下句话又使她掉入深渊:「下面拍摄蹲姿。」林婉仪这时已经逐渐丧失了主见,张力的话语就像最高长官的命令一样,更何况校长也在一旁默许了,就算自己不干又能怎么样呢?她顺从地蹲了下去,采用的是左膝向上,右膝向下的美丽姿态,学艺术体操的人,每一个动作都显得仪态万方。

  但这个动作却丝毫阻止不了百摺裙滑向大腿根,连自己都看到了吊带露了出来,还有左边的臀部!她正准备调整一下姿势,张力的相机已经卡喳个不停了,嘴里还不停地喊着:「不要动!」

  婉仪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左手按在左膝上,右手放在右大腿上,美丽的脸上还露出笑容迎接着张力的相机镜头。张力还专门选择了她露出最多的左侧来拍摄,「啊!臀部、吊带全部被拍进去了。」婉仪心理哀叹着,但无力做出任何反对的动作,「对方只是在拍摄学校宣传画,将来可以甄选的。」她这样安慰着自己,更加清楚地感受到内裤带子紧箍在臀沟和阴唇部位,淫水流出得更多了,而且这种姿势使淫水全部向后流向肛门部位,现在整条内裤都湿透了。

  美丽的女教师穿着清丽的学生制服,但下身却紧紧夹着一条湿透了的超性感内裤,露出左边的臀部正任意由一个低贱丑陋的的校工拍照,脸上还摆着动人的笑容,心里正抵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侵袭。

  这种美丽的图画持续了将近十分钟,随着张力不得不换胶卷,才停了下来。

  「好了,换坐姿吧。」婉仪的双腿都全部麻了,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张力抬来一套学生用的课桌椅,林婉仪坐了上去,双手静静地摆在课桌上。「这恐怕是最后一次当学生了吧。」张力打趣着,又开始了不断地选角度。

  婉仪本来以为坐下会好受一些,但她发觉自己错了。学生用的椅子面是光滑的硬木,婉仪穿着不合身的超短百摺裙一坐下又和刚才穿的那套紧身窄裙一样,缩得很短,光着的臀部再次直接和椅子接触。冰凉的硬木比皮革的沙发更难受,而且现在内裤全部是湿的,蹲着照了半天相,淫水流得下身到处都是,又有一种腻滑的感觉,而且坐下之后带子仍然摩擦着下身,乳头的感觉也没有丝毫减弱,淫水还在不断地流出来。

  「等会儿起身的时候会被看到的,木头椅子上全部都是我的淫水。」婉仪万分担心着,既希望尽快使光着的屁股离开冰凉的硬木椅子,又盼望着照相不要结束,免得椅子上的淫水痕迹被发觉。

  相终於照完了,林婉仪主动地说:「张先生,辛苦了,我自己把椅子抬回去吧。」这是她在刚才照相的时候想好的唯一脱险办法。

  谁知道老校长却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我站了这么久也累了。就坐一下吧,你们请继续。」婉仪想阻止却想不了任何藉口,眼睁睁地看着老校长将椅子抬到边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婉仪看着老男人坐在自己流了一瘫淫水的椅子上,感觉似乎就像淫水就像直接从自己的下身流到了老校长的下身,「还没有任何男人接触过的啊,怎么会被老人先得到了呢?」婉仪有些沮丧。好在下身饱尝「甘露」的老校长暂时还没有感觉什么。

  「下面是拍摄跑动的姿势。中学生嘛,总是非常活泼的。」张力又提了个要求。林婉仪为难地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高跟鞋,同时也担心自己跑动起来超短百摺裙肯定会走光,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张力已经指着空荡荡的会议室另一头说:

  「就从那边跑过来吧,不必跑得太快,就用慢跑的姿势,但要有蹦蹦跳跳的女生感觉。」

  林婉仪静静地走向会议室尽头,向张力的方向跑了过去,裙子果然飞扬了起来,而且穿着高跟鞋跑步确实非常难受。被张力要求连续跑了五、六趟之后,随着双腿不断交叉,林婉仪下身的感觉更加明显了,内裤的带子尽管被自己往下拉了一点,但现在被淫水浸泡之后,变得短了,重新紧紧咬住阴部,跑动时双腿摩擦着,反应更强烈。没有带胸罩的乳房一跑起来就像胸口揣着小白兔一样,上下乱跳,乳头和衣服摩擦着,早就硬到了极限,而快感也非常明显了。

  但张力仍然在命令女教师一次又一次地从会议室那头跑到这头,气喘嘘嘘的林婉仪已经满面潮红,她没有丝毫反驳的馀地,只有一次次地不停地欢快地奔跑着……

  【完】